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人道永昌 > 第九十六章 上阵父子兵

第九十六章 上阵父子兵

不想错过《人道永昌》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胜率领红衣军沿着壕沟路绕过一个大弯后。
  尸体遍布的战场,便出现在了他的视界之中。
  只一眼,他就判断出了战场之中的形式。
  身披赤甲的,是州府派来押送粮秣的州兵。
  身披藤甲的,是陈郡三首派来劫粮的郡兵。
  穿着杂乱粗布衣裳的,是运粮的民夫。
  也不知是他们来得太慢了。
  还是战阵厮杀进度太快了。
  他放眼扫去,就只见到处都躺着赤甲府兵。
  小部分还在顽强抗击的赤甲府兵,也都处于藤甲郡兵的包围之中。
  而那些藤甲郡兵在清剿残余赤甲府兵之时,已经有余力提着红艳艳的刀枪,挨个挨个给那些在地上哀嚎的赤甲府兵补刀。
  见到陈胜等人到来,那些个正在补刀的藤甲郡兵只是愣了愣。
  然后就毫不犹豫的提着刀枪扑了过来。
  他们不知道这一伙拿着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等杂乱兵器的杂鱼,是哪头儿的人。
  但这不重要!
  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人,杀光就对了!
  很不巧!
  陈胜也是这个意思!
  他一把拔出背负的锐取剑提在手中,毫不犹豫迎了上去:“红衣军,随我杀!”
  “杀啊!”
  霎时间,杀声震天!
  红衣军百五十人,想疯了一样的冲了上去!
  此时此刻。
  他们的脑袋里,仍旧盘旋着先前陈胜的那句咆哮:凭什么?
  凭什么有的人生来就高高在上?
  凭什么他们一辈子都要被人踩在脚底?
  那些人是比他们多长一颗脑袋?
  还是比他们多长了两条胳膊?
  凭什么!
  凭什么!!
  他们想要问问那些人!
  拿着自己手里的刀枪去问问那些人!
  谁拦他们!
  他们杀谁!
  ……
  “杀啊!”
  陈胜举着锐取剑高呼着,一马当先的冲至迎面扑来的众多藤甲郡兵面前。
  霎时间,数十条血光艳艳的长枪,好似毒蛇吐信一般,从他身前的各个角度刺向他。
  他脚下一顿,怡然不惧挥剑横扫,欲要硬刚这十几条长枪。
  就在这时,一道仿佛在燃烧的红艳艳月牙气劲,自他身侧激射而出。
  宛如利刃切豆腐一般,一击便将他身前这十几条长枪连带着长枪后的十几个藤甲郡兵,尽数切割成两段。
  瓢泼似四下喷射的血浆,瞬间就喷了陈胜一脸。
  他震惊的一回头,就见到陈刀提着腰刀,好整以暇的站在自己身畔,淡淡道:“战阵厮杀非逞匹夫之勇,无论何时都不要忘了,你还有袍泽!”
  “杀啊!”
  说话间,后方的陈虎、李仲等人已经自他两侧冲出,扑向那些同样被陈刀这一刀给吓懵了的众多藤甲郡兵。
  两方人马短兵相接。
  霎时间,刀枪碰撞声、喊杀声、怒喝声交汇成一场盛大的打击乐。
  陈胜登时回过神来,伸手抹了一把脸上黏糊糊的血浆,再一次提着青铜战剑冲了上去。
  陈刀也不阻拦,领着十四名幽州军闲庭信步般的跟在他身后。
  冲入红衣军与藤甲郡兵交战的最前线,一下子挤入陈胜眼帘中的黑压压藤甲郡兵,再一次令他感觉到了压力!
  这一次,他谨记着陈刀的叮嘱,没有再凭着一腔子热血冲出红衣军的战线,去逞匹夫之勇。
  而是稳住阵脚,不断的向前挥剑、向前砍杀!
  看似古拙无锋的锐取剑,此刻在他手中却如同神兵利器一般。
  无论是挡在他前方的是人还是枪,一剑劈出去,皆能连枪带人、连人带刀一起砍翻在地。
  那种完全不用担心手中的战剑可能会被崩断的可靠感,令他可以肆无忌惮的不断施展着七杀剑。
  劈杀!
  劈杀!
  劈杀!
  只要他挥剑够快!
  就无人能抓住他挥剑之时的破绽。
  只要他挥剑够狠!
  就能砍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每一个敌人!
  一个个高大藤甲郡兵影影绰绰的挡在他的面前,如同密林般遮挡了澄澈的天光。
  残酷、血腥、压抑,杀声震天的战场氛围,又是如此的窒息!
  令他恨不得自己能一剑劈出百丈剑气,杀穿挡在他面前的所有藤甲郡兵,让天光能够照射进来,喘上一口气。
  但他做不到。
  所以他只能不住的不断的向前挥剑。
  一剑!
  接一剑!
  渐渐的……
  震天的喊杀声,似乎越来越小。
  时间的流速,也似乎越来越慢。
  周围的一切景物,都变得模糊。
  自己的身躯,似乎都在一点一点的失去重量。
  他只能听到,自己如同拖拉机轰鸣般的沉重喘息声。
  他只能感受到,掌中锐取剑冰冷的触感和沉重的份量。
  连对面的那些藤甲郡兵,都似乎不再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他感知不到他们死去时的情绪。
  也感知不到自己杀他们时的情绪。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
  原来人上了战场之后,脑子里不是不会像电影里放的那样,时不时就冒出各种跑马灯的!
  杀死敌人!
  想尽一切办法杀死敌人!
  就这么简单!
  在他的疯狂屠戮下,红衣军的战线就像是热刀切黄油那般,不断的向前突进、突进!
  一排一排的藤甲郡兵涌上来,像农夫镰刀下的麦子一样,成片成片的被割倒。
  此间的地形,本身就十分的奇特。
  两侧皆是山坡,所有人都扎堆挤在底部的马道上。
  如同峡谷一线天。
  两方人马,如同两头长龙般奋力冲向对方。
  后方的人马跟本不知道前方的战况。
  当自己前方的袍泽倒下,自己站到前方之时,即便是想逃,也已经晚了。
  毫无战术可言!
  拼的就是一腔血勇之气!
  狭路相逢勇者胜,指的或许就是这种情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