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 > 104章 张伟的结案陈词,以彼之道

104章 张伟的结案陈词,以彼之道

不想错过《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天开会最后一天,要做的工作很多,还要写报告,很烦!所以今天真滴只有一更了,作者菌是一滴都没有啦~)
  
  ……
  
  张伟可不知道,自己刷新了小伙伴们的三观。
  
  他看着在庭上面对控方质问,却依旧表现出悲观,并对答如流的田立雄,嘴角的弧度愈发明显。
  
  “对于被告,控方没有问题了!”
  
  柴平终究是没有攻破田立雄的心理防线。
  
  他问了好多的问题,可结果都被田立雄的悲观给抵挡了下来。
  
  现在柴平内心已经在狂骂了。
  
  去tm的一见钟情!
  
  去tm的互相爱慕!
  
  你丫的敢不敢再假一点!
  
  如果不是身为公诉人的操守,他都要当庭咆哮了。
  
  不过法官可不会理会他的内心,而是当庭宣布道:“既然控辩双方结束质询,5分钟后开始结案陈词,控方作为主张一方,请先准备吧!”
  
  柴平无奈,恶狠狠瞪了张伟一眼后,快步走出法庭。
  
  看他急切的样子,估计是去准备室打草稿去了。
  
  张伟则是对田立雄投去鼓励眼神,随后坐在辩方席静静等待着。
  
  结案陈词,他心中早就已经打好了草稿。
  
  并且经过这一场庭审,他早已在心中多次修改润色,可以确保达到最优。
  
  在田立雄的眼中,张伟此刻从上到下透露着自信,这也更加衬托出了他身上的悲观。
  
  二人一个自信满满,另一个则浑身上下散发着负能量,坐在一起更是对比明显。
  
  全场静静等待。
  
  虽然整个法庭都没有多少人,但所有人都开始等待最后的时刻。
  
  5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
  
  柴平回来,并且在全场注视下起身,走到法庭中央。
  
  他深吸了一口气,系上了西装的纽扣,随后语气放缓。
  
  “各位陪审员,今天你们看到了什么?”
  
  他走到陪审席面前,自问自答:
  
  “你们是不是看到了一个从事‘特殊’服务业的小姐对一个拥有裸露狂前科的男人喊价300,几分钟后他们被发现在一起裸着,而且是被武协外勤当场抓获,请问这代表着什么,我想不用我多说了吧?”
  
  柴平指着控方席上的田立雄,语气冷厉,表情无比严肃道:“各位陪审员,我想请你们思考一下,不要问龙国能为你们做什么,而要问你们能为龙国做什么,就是这样的事实,你们难道还想要放过被告吗?”
  
  说完,他就走回了控方席,结案陈词到此结束。
  
  陪审团略有所动,看着田立雄,又看向了柴平,开始思考这结案陈词的含义。
  
  “辩方律师?”
  
  法官又看向了张伟,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各位陪审员,你们好,我是辩方律师,很高兴在这场庭审中和大家认识!”
  
  张伟笑着走到了陪审席面前,接着表情一肃,话锋转变:
  
  “但我可以站在这里告诉你们,本案并没有支付钱款的证据,公诉人所说的300块交易也需要画上一个问号,吴小姐与田先生的相遇想见,到二人一起走进小巷,这难道就代表着他们正在进行卖淫嫖娼的违法活动吗?”
  
  “对于此事,我不会发表主观意见,但我想请你们思考一下,难道二人就不能是一见钟情吗?”
  
  张伟说着,又笑了起来:“当然,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蠢,但我想要告诉你们,本案之中没有人可以证明我的委托人有犯罪的意图!”
  
  “田先生以为吴小姐同样喜欢他,所以才会拉着他进入小巷子,你们觉得他是不是很傻?”
  
  “反正我觉得他很傻,你们应该也差不多吧?”
  
  张伟说着,看向陪审席。
  
  见有人点头后,他继续道:“田先生有些不正常,这一点无需我多说,他每次遇到超纲的问题,就想着让小兄弟出来晒晒太阳,这正常吗,当然不正常了?”
  
  张伟居然和柴平一样,当场自问自答了起来。
  
  “但我需要说明的是,他们!”
  
  他指着柴平,指着控方席,强调道:“他们没有基本的证据,没有钱款交易记录,也没有我的委托人具体实施犯罪的录像,目击证人证词,什么都没有!”
  
  “我现在就可以结束结案陈词,而你们也只能依据现有情况作出无罪判决……”
  
  张伟双手撑在陪审席前,目光直视着其中一位陪审员:“但在这里,我要多说几句,希望你们听清楚了,我想要说些关于田立雄先生的事情。”
  
  他的视线和六位陪审员一一对应,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后,他这才开始。
  
  “你们看看他,看看被告席上的那位,我的委托人田立雄先生!”
  
  在张伟的引导下,陪审席六人全都看向了被告席。
  
  田立雄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表情颓废,整个人像是没了魂的木偶一样。
  
  “你们看到了吧,我的委托人,本案的当事人田先生,他是什么样子?”
  
  “一个胖子,300斤,生活邋遢,遇事不自信,对谁都是哭丧着脸,就是这样一个人,你们觉得什么女人会看上他?”
  
  陪审席上,有人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张伟心中一笑,要的就是这效果。
  
  “所以呢,他只能花钱去享受特殊服务,为什么?”
  
  “因为刚才我说了,基本没有女人能看上他。尤其是在我们东方都,这样一个物欲横流,充斥拜金主义,人心浮躁的社会下。没有女人会去浪费时间,去研究一个外表连及格线都达不到的人,他内在到底是什么样。所以没有人会发现一个300斤的胖子其实心灵美好,他向往着自由恋爱,渴望着有女人疼爱,没有人会这么做。就算有,那也要在东方都2500万人中正好碰上,这概率有多小,你们自己也可以在心中计算一下。”
  
  “正因为如此,当外勤发现这样一个人,和一个站街女郎一起走入小巷子之后,他们就会本能的认为,这两个人在一起准没好事,所以他们抓了我的当事人。但他们丝毫没有考虑到我刚才说的,恋爱自由的可能性,吴小姐和田先生在那么短短的一瞬间相爱了。”
  
  “他们就是这么突然之间,就好像天空划过流星般……相爱了!”
  
  张伟说着,停顿了一下,让陪审员消化这个可能性。
  
  随后,他见时机差不多了,继续补充:“我认为你们需要看到证据,毕竟现在时代变了,我们的世界正在变得更加宽容,更加多样,也更加的自由。”
  
  “在我们龙国,在这片土地上,我们已经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以貌取人。”
  
  “即使你只有1.4米高,你也可以娶貌美如花的妻子,当然你最好别姓武,你的妻子也最好不要姓潘!”
  
  说到这里,有人发笑了。
  
  好家伙,这是借用典故了是吧?
  
  原本肃穆的气氛,被这么一句玩笑话给打破了。
  
  张伟也跟着笑了,指着田立雄,朝陪审席点头:“即使你是一个300斤的胖子,你也拥有自由恋爱的权利,不是吗?”
  
  “所以回到本案,你会发现调查科其实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田先生有犯罪的意图,公诉人也没有办法证明犯罪的基本要素。我的当事人被抓仅仅是因为他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仅此而已。”
  
  “我们现在是包容性的社会,是国际化的社会,在这里一切的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哪怕是向田立雄先生这样的爱情,他渴望而不可得的爱情,一样也会出现,不是吗?”
  
  张伟看着陪审团,微笑道:“欢迎来到东方都,欢迎来到龙国,我们就是这样一座美丽的城市,这样一个美好的国家!”
  
  “刚才控方提到了一句话,请问你们能为龙国做什么,那我也想要向各位陪审员问一句,请问你们能为东方都这样一座美丽的城市,龙国这样一个美好的国家做什么呢?”
  
  张伟说到此,向陪审席注视了片刻后,微笑着走回了辩方席位。
  
  他的动作,也代表着结案陈词结束了。
  
  法官楞了片刻,才从张伟的结案陈词中回过神来。
  
  “咳咳,本庭宣布暂时休庭,陪审团请起立,随我进入会议室商议审判结果!”
  
  法官带着六位陪审员离去,法庭上陷入了沉寂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