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江湖做女侠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历经诸劫方成汉 七

第一百九十六章 历经诸劫方成汉 七

不想错过《我在江湖做女侠》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色深沉,如今的晋王府,以前也曾是晋王府,最早是晋王世子府,此前却是齐王府,如今正是灯火通明。
  大堂广排宴席,大批朝臣都参与,开怀畅饮。
  司马炎意气飞扬,接受各人举杯轮番敬贺,等酒过三巡,司马炎就清声说着:“吾既蒙恩,再建晋王国,按制,并设官制。”
  说着,司马炎就站了出来,展开一张文书,这时,宴会宾客,都跪了下去。
  这是篡位前的一步了,说是晋王国,不过就是晋国添了一个字。
  司马炎还任命裴秀为相,再任命各职事官,或有晋升,大都原职司。
  又任命大将、都督;到场的宾客,个个兴高采烈,叩首听命;这算是建立了新的中枢,个个欢喜。
  “……以大将军之能,受此尊位实是理所当然,现在天下变乱,唯有大将军才能为苍生着想,压制住天下之乱……”
  最后由裴秀带着群臣磕头谢恩,又很是严肃的表态说着。
  对于裴秀的一番话语,群臣纷纷附议。
  有些人眼睛一亮,来到宾客的,并非完全是嫡系,有些人就是前来打探情报。
  并非是司马炎亲信嫡系,太过重要之事,他们都是事后才知道,这本就让他们感到无奈,今日殿上的突然事件,更是让他们感到恐慌。
  能跻身于朝堂之上,有几个蠢笨?
  就是没有治国平天下的才华,但钻营察言观色,却是非常精通,现在却个个心里有熟,个个高声喊着,惟恐不让人听见自己的依附。
  看此情况,郤俭只是淡淡一笑。
  宴后,群臣告退出去,整个王府就安静了下来,郤俭却没有走,被人唤了过会,司马炎还有话要说。
  片刻,引到内宅,这片花园有着一带蜿蜒溪水,转过一处,眼前辖然开朗,一片开阔花园,溪水流淌,以石板桥花径小路相通,布局错落有致。
  南面流淌的小溪汇集成一个湖泊,看起来碧幽深暗,三条板桥在中间汇合,形成着一座小亭,匾额上写着“见贤亭”三个字,取见贤思齐之意。
  郤俭到了,先和司马炎见了礼,就站在岸边留连观景,觉得心旷神怡,片刻,几个重要人物都来了,一起欣赏着,花香伴着微风阵阵送来,清幽爽心。
  片刻,司马炎笑的问着:“物随事移,情依事转,这里漂亮是漂亮,就是太清静了,不能久呆。”
  说着,转过头来问着:“我们进亭子说话。”
  “是!”各人都是心情愉快,说笑着过桥,到了亭子中,这时,正巧远处有些音乐,各人都凝神静听,笙篁丝弦之声绰约细若游丝,让人心旷神怡。
  片刻,司马炎就问着:“你说什么时间是时候了?”
  之前没有决断,自然迟疑,现在一旦决断,就雷厉风行了。
  郤俭就笑的说着:“王上,您原本就当是太子,又多年操持内外诸军事、现在虽然复归晋王位,又加大将军位,步伐并不快,以您的根基,只要三日,就可气运稳固,坐稳了位置。”
  “三日后,您就可以加九锡、假黄钺,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上殿,当综理万机,不过这步上去,再上一步就必须等待一段时间了,却要再观察了,预计得旬日时间。”
  “旬日时间我还是等的起,就不知道这内外反应怎么样?”司马炎叹了口气,说着。
  这时间,府外有一只小雀鸟,飞向高空;向着远方飞去,虽是鸟类模样,却速度惊人,身形甚小,几乎不被人所察觉。
  三日后,朝堂之上,百官一起上书,陈述晋王爷劳苦功高,齐齐请皇帝司马攸下得旨来,给司马炎加九锡、假黄钺,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上殿,并综理万机。
  这是把当初司马昭欺负曹魏,曹魏欺负汉献帝,全做了一遍。
  当时司马攸的脸色,真是难看之极,这是在羞辱他。
  只是内外,全都是一个声音,他也只能下得旨意,给司马炎赐九锡、假黄钺、使持节、综理万机,这才不过三天的时间,他已经等着什么时候去位了。
  之后,司马攸几乎是被内侍挟持着,回得内宫;司马炎微笑着接受百官朝拜。
  司马炎之心,路人皆知。
  这就是明目张胆要篡位了,顿时,内外大哗,激起千层浪,一时间,暗流涌动。
  黄山,一只翠绿雀鸟,在一座木宫外盘旋。
  宫内的一个密室内,面积极大,房间内弥漫着淡淡雾气,几个盘膝而坐的人影,在雾气中时隐时现,伴随着是一个磁性声音不快不慢的指导。
  突然,说话的人停了下来,对离自己不远的一人说着:“有人雀鸟传信,清玄你出去看一看。”
  “是,师父。”清玄站起身出得了门。
  转过长长走廊,走出空无一人的大殿,抬头观看,果见一只雀鸟,在上空盘旋鸣叫。
  “小家伙,下来。”右手抬起,掌心向上,雀鸟确认了,一头扎了下来,直落到清玄的手掌之中。
  留下信笺,清玄转身返回密室。
  “师父,给您。”将信直接递给对面的中年人。
  中年道人接过信笺,指尖光芒一闪,符咒落了下来,展开信笺过目一览,不由一笑。
  “师父,是师叔们传回的消息吗?”清玄忍不住问着。
  “真是未想到,此二人真把这事办成了。”中年道人笑的说着:“司马炎倒行逆施,已经入许都,再为晋王,并加九锡、假黄钺、使持节、综理万机。”
  “司马家向来处事谨慎,当年篡位曹魏就费了不少工夫,前后几乎二十年的时间,三代人,此时又有反复,又是何故?”清玄犹疑的问着。
  清风在侧,这时开口说着:“前面得到消息,炎汉南夺荆州,虎视江东;北驱阴山,威服诸夷,如今天下世家,无不恐惧之,司马攸软弱,不能镇抚晋王国,世家自然就选择司马炎了。”
  “如今的司马炎,倒是有让我等进一步辅佐的条件了,你们两个师叔只是想要退出,就不知事到现在,天下气运可有变化。”
  中年道人沉吟着,想到这事,对众人说着:“今日就到这里吧,回去后勤加修炼,不可偷懒。”
  “诺。”众弟子齐声应着,各自散去。
  “清风,你留下。”清风要走时,被师尊叫住:“一会陪为师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