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王煊秦诚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干预现世反被狩猎

第二百六十九章 干预现世反被狩猎

不想错过《王煊秦诚》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金顶山,朦胧的大幕渐渐乌黑,天地间电闪雷鸣,大雨滂沱,天象说变就变了!
  
  有血色的闪电划过,有倾盆暴雨降落,淹没山林,就如同源池山当初的异象。
  
  列仙一怒,山河失色,这种景象还是很吓人的。如果是在古代,列仙显照,呼风唤雨,足以会让黎民百姓恐惧。
  
  王煊很平静,他做好了一切准备,列仙真的要干预现世了!
  
  他在新月上目睹过一次类似的事件,当时那个纵目男子真的很强,舍弃一只手掌打爆战舰。
  
  不过,那片大幕随后就消失了,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现世外不止有一块大幕,似乎有多个朦胧的仙界,那个纵目男子应该是那片大幕的头领之一,所以极强。
  
  最为的关键的是,当时有个开了内景地的古人坐化月坑中,所以才能让大幕后的纵目男子透过他的内景地进入现世一只手。
  
  现在,这里没有人给列仙开内景地,他们不可能爆发出纵目男子那种仙威!
  
  所以王煊还是有些底气的,他在等待,真正掂量下对方干预现世时,会爆发出怎样可怕的力量。
  
  “老秦,要不要过来?当初你在新月时,气吞万里,一言不合就要干掉列仙,咱们联手吧!”
  
  王煊让灰血组织的中年男子联系上了超级财阀秦家,与秦鸿通话。
  
  秦鸿没少在背后鄙视武夫,对修行者没什么好感,接到这个电话后神色相当的不自然,变态小王居然联系他了?!
  
  秦家确实很彪悍,当初就是他们主导,要试探列仙到底有多强。
  
  不过,现在他们不打算蹚浑水,秦鸿笑道:“王兄弟,你们是超凡之战,我现在派出战舰也帮不上忙,我们是凡人啊,就不掺和了。”
  
  “帮得上,你派出一艘超级战舰,咱们合作,神话与科技交融在一起,能轰杀仙人!”
  
  “嘟嘟嘟……”
  
  秦鸿果断挂断电话,他不会去当炮灰,他觉得,今日王煊凶多吉少,这次可是一大群仙人出现在大幕后方。
  
  “老陈,你走吧,不要耽搁了。”王煊让陈永杰坐飞艇离开,接下来的大场面,即便多一个人也改变不了大势,而如果他失败,会连累老陈跟着死去。
  
  陈永杰摇头,道:“说什么呢,我在采药领域,比你境界高,你要是能对付他们,我也肯定能弑仙!”
  
  接着他又补充,道:“放心,真出意外的话,我也没啥遗憾,我可能有儿子了,名字都起好了,叫陈煊。”
  
  “我#!”王煊直接瞪向他,想殴打他一顿。
  
  老陈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看,后悔了吧,激动了吧?早点结婚生子,你就不会在眼下这种关头焦虑,悔不当初。如果这次活下来,你回头赶紧向周云学习下,不说找三个女朋友,找一两个总行吧?”
  
  “你别给我插科打诨,我就一句话,赶紧改名字,你要是敢起那个名字,以后我天天找你切磋!”
  
  轰!
  
  天地间,刺目的血色闪电划过,刹那照亮黑暗的天宇,也让大幕那里瞬间明亮了起来。
  
  王煊终于知道,为什么列仙干预现世时,常伴着血色了,还真的在流血,在那片大幕前,有些生灵撕破手腕,在进行某种仪式,祭祀大幕。
  
  那位身穿黑色金属甲胄的绝世强者没有出手,依旧寂静的站在后方,静静地看列仙以仙血贯穿大幕!
  
  “各位,慢,我有话说。”王煊以精神传音,反正说话又不费什么,如果能够让他们误会,中断某种仪式,那再好不过。
  
  可惜,列仙不理会,仪式开启后,他们不会半途而废,信念坚定,就是要强势的干预现世!
  
  王煊见状无奈,只能语重心长的教育了他们一顿。
  
  “其实,你们应该慢慢接受现实,三年后,超凡不存,列仙坠落,终将会成为凡人。现在逐步适应,你们带着少许超凡之力默默回归,摆正姿态,有什么不好?你们觉得自身超然在上,不该与我们平起平坐,放不下面子?其实习惯就好。比如你们某些人,注定无法活着回到现世中。而回来的少部分人,强势这两三年有什么用?最后还是会沦为凡人,或娶妻生子,或嫁作他人妇?在现世纠错中,归为平凡与普通。”
  
  “你够了!”有声音从大幕中冷冷地传来。
  
  “我们走!”王煊沉声道,让战舰远离虞城与金顶山所在的区域,谁会老实的等在这里挨列仙打,让他们慢慢蓄势去吧。
  
  “去哪里?”灰血组织的中年男子问道,内心极度紧张,他真想离开。
  
  “孙家母舰所在地,能悄无声息地靠近过去吗?”王煊问道,想去五号机械人所在的大本营,那里多半有超越时代的科技武器。
  
  “会被击落的。”中年男子无奈地说道,接近不了那里。
  
  “那就算了,还得靠自身啊。”王煊让战舰进入高空,同时将暗金小舟取了来,万一战舰被击毁,就乘飞舟逃走。
  
  轰!
  
  金顶山,血色霞光绽放,大幕后共有十几位生灵一起出手,将滴血的手掌按在大幕上,似乎要将它撑爆了。
  
  有恐怖的光芒即将透过大幕而出,形成一口血色的巨大飞剑,尽管只要出现在现世,就会被旧约的符号针对。
  
  但是,它必然会有那么一瞬间,极尽璀璨,誓要斩掉王煊,或者将他束缚住,擒到大幕近前。
  
  “还好,比纵目男子当初显化的威能弱多了!”王煊长出一口气,没有内景地可以借路,仙威差了一大截。
  
  王煊让中年男子开火,轰向大幕,进行干扰。
  
  在刺目的光芒中,大幕那里被打的符文流转,光华绽放,那些人合力血祭的巨剑果然被干扰了。
  
  原本,王煊想乘坐战舰进入深空,先行避开对方的血祭仪式。
  
  但他想到了纵目男子舍弃一只手后,即便战舰逃向深空,那只手也追了下去。
  
  他决定不走不避了,从源头解决!
  
  “老陈,看一看这幅丝绢。”王煊取出一条三尺长、一尺宽的丝绢,是从周家得到的。
  
  上面有六个佛教的字符,疑似六字大明咒,一旦稍微催动下,就灿灿生辉,佛光普照十方!
  
  “是好东西,比许多异宝都要恐怖。”陈永杰点头,严重怀疑这是某尊古佛所留。
  
  为此,当时王煊都放弃了一件异宝——钵盂,选了这件奇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