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赤心巡天 > 第六十四章 削得“天”字去两横

第六十四章 削得“天”字去两横

不想错过《赤心巡天》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庆王从未见过巍峨如天柱般的剑光。
  
  但的确剑山倾落,视野都被分流。
  
  金色的龙躯被斩断了!
  
  断裂的两截,如山岭一般坠落。
  
  在那震天的惨嚎声里,龙血如瀑,泼洒长空。
  
  龙尾部分瞬间就被墨蚁爬满,还在坠落的过程里,就只剩一副骨架,就连骨架也在被啃噬!
  
  什么分身藏魂,在物尽其用的墨家修行者面前都是笑话。杀死的对手,墨家是连草鞋都要回收。
  
  敖馗的意志藏在龙首部分,继续掌控这半身。一边狂喷龙血,一边催动血焰流身,止住断躯血崩的同时,将攀至此边龙躯的墨蚁尽数焚杀。
  
  斩断龙脊的姜望,仍然独在最高处,牢牢阻隔在敖馗与铜色天钵之间,使之无法顺利借用乞活如是钵的力量。而随手一按,金赤白三色火焰已经落在那血焰之上,自点及面,以火焚火。三色火焰不断扩大的范围,恰是敖馗具体而清晰的败退!
  
  早已放手的戏命也在此时仰冲,自下而上,面迎龙首。
  
  在痛苦的悲鸣声里,于剧烈的、看似身不由己的翻滚中,忽然一爪扑出!
  
  爪尖所触之处,大块的空间都凝固了。这种凝固一直蔓延到包括戏命在内足有十方的空间里。
  
  上古龙族秘传杀法,皇极天崩!
  
  虽然身受此世压制,残躯难尽伟力,他依然创造战机,扑出杀手。
  
  那金色的龙爪拍下来,一切都开始破碎。
  
  可在如此时候,一道剑锋般的雷电切入此间。
  
  那尊八翅墨武士遍身电光闪烁,出现在敖馗的龙爪之前,与之正面碰撞。
  
  电光亦被凝固,八翅不可张飞。
  
  龙爪坚决砸下,砸得这尊墨武士仰飞而远,零件四落。
  
  在这整个过程里,戏命都面无表情,眸光极有规律的在敖馗身上流动,而于墨武士被砸飞的同时——倏然探手,竟然抓住了龙爪腕足!
  
  敖馗的龙躯虽然未能膨胀至极限,虽然已经被斩得只剩半身,可也是庞然大物。戏命整个人身都根本不及他的龙爪粗壮,那只抓住龙爪腕足的手,像是吸附在峭壁上的纤薄根须,而他自己是一截横枝,随时要被风拔去。
  
  但在下一刻,这只手的手腕处,骤然扣上一道钢铁锁环。
  
  哒!哒!哒!哒!哒!
  
  恒定的钢铁声里。自手腕而至小臂、至手肘、至大臂、至肩膀,五道符文密集的锁环接连扣上。
  
  这一刻戏命的力量使得空间都为之扭曲,他猛然往下一撕——
  
  竟然生生将敖馗的这只龙爪撕了下来!
  
  敖馗痛嚎未止,又起一声,在空中剧烈抽搐。三昧真火趁机大炽,蔓延龙身!
  
  随手将断爪丢进墨蚁群中。戏命不管敖馗怎样惨嚎,只一个劲地往他身前扑,眼神几无波动。无生无死无惧无恨,仿佛已经将他看成了一堆机关材料!
  
  敖馗龙须一甩,在空中近乎无限地延展交错,展现出神乎其神的鞭法,龙须竟如神龙舞,生生将戏命笞退。
  
  而龙首骤回,仰看穷追不舍的姜望,龙眸真诚,声音恳切:“误会!小友误会了!你我相交甚笃,一直相依为命。陪你立星楼,闯天狱,荡迷界,好不快活!我传你龙族秘术,从来不吝帮助。你也常与我谈心,心心相印!这一次我特地穿梭宇宙,领你来寻完美洞真之法,不过动作急切了些,忘了与你沟通,你如何就忍心害我性命!?”
  
  这半身之龙实在狼狈,此刻血色淋淋,神情甚哀,哪有半点肆行宇宙、动辄灭族的威风?
  
  “我确实也不太忍心!”姜望一剑横割,斩得敖馗连翻连滚:“别反抗啊老朋友,待我削掉你爪牙,斩去你的威胁,自然就重新把你养起来。”
  
  百万血尸在净礼和尚的压制下形同虚设。
  
  乞活如是钵罩住浮陆已是极限,动弹不得。
  
  残躯在姜望和戏命的围攻下几无反抗空间。
  
  “呃……啊!”他怒声而嚎:“小贼你无情无义,当受一死!”
  
  他的嚎叫似哭似笑,悲凄入心。
  
  令在场许多战士,不自觉流下泪来。
  
  而姜望只以一声剑鸣,就唤回他们的神智,把悲伤驱逐。
  
  他提剑前纵,紧追敖馗不舍:“龙族杀人,难道只靠嘴上功夫吗?”
  
  长相思横过长空,剑丝张织成巨网:“勿避我!”
  
  龙身左突右扑,但剑网铺天盖地。
  
  单以龙爪作剑,与姜望搏杀生死,比拼招式,敖馗绝对有胜无负。但他身残体虚,根本发挥不出真正实力,姜望又一个劲地与他硬碰硬!
  
  好比一局棋下到中盘,敖馗这边不慎少了几颗子,虽然棋力远胜,却也抵不住对手的兑子攻势。兑着兑着便无棋可下,兑着兑着便至死期!
  
  敖馗一身力量极其有限,每一分都要精打细算。可姜望和戏命又如何看不到这一点?
  
  他不能不避,可又确实避不开,只能以伤换势,强行撞破剑网——可迎接他的不是海阔天空,而是璀璨华丽的真源火界。
  
  是一座接一座砸落的焰花焚城!
  
  砸得他皮开肉绽,砸得他头破血流,砸得他奄奄一息!
  
  这剑网、火界、焰花焚城的接续,是如此的顺畅,简直像是敖馗在主动与姜望配合。剑仙人之下,万法自然,一应招法是行云流水。
  
  敖馗苦不堪言,在某一个恍惚的瞬间,他竟觉得这焰花焚城是可以无限接续的!
  
  三十六座火源图腾碑,愈发限制了他的腾挪辗转。
  
  真源火界里的姜望和戏命,攻势愈发凶恶。
  
  很多时候他只能交换,可残身至此,还能交换几次?
  
  伤重之后,才知巅峰可贵。
  
  他知不能再拖,在戏命追来的又一合里,于元神深处,发出无声的尖啸!
  
  龙族秘传杀术,龙魂海啸!
  
  恐怖的元神波动,似海啸一般席卷,瞬间就淹没了戏命和姜望,也将真源火界短暂冲开。
  
  可惜现在的敖馗,远非全盛之时。他的元神衰弱到难以直视,衰弱到在姜望面前堪称可怜!
  
  戏命只是一顿,便立时归复过来,手弩连点,封住敖馗去路。
  
  姜望更是丝毫无损,身如巨礁立深海,神如天门封海啸!反倒是一剑,又将敖馗斩回。
  
  太可怕了。
  
  即便是以敖馗的眼界,也觉得这样的神临姜望,实在可怕。
  
  如此生死相决,以相近的力量,竟然根本找不到突破口!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小友!今日放我一马,来日与你荣华!”
  
  回应他的只有剑光。
  
  霜冷的、坚决的、锋芒无匹的剑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