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 第372章:大结局

第372章: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神秘总裁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在赵峰的公司获得如此巨大的收益之后,他整个人就更加懈怠了,每天除了带着希茜出去吃喝玩乐,就是盘算着第二天要带着希茜去哪里吃喝玩乐!
  
  而劳丽却十分上心关于他公司的一切,每天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对他必做的事情就是催促他去公司或者是在家中处理公司的事情!
  
  以至于赵峰不由的怀疑到:“你是不是被叶以深收买了?难怪最近他不提这事情了,竟然让你来替他做卧底!”
  
  “难道这不是你应该做的吗?还要我和叶以深催促,难道你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劳丽在听到他这番质疑之后,立刻就回击道:“今天你的班都加完了吗?竟然还想去滑雪。”
  
  “滑雪不是昨天就说好的吗……回来之后我就立刻加班!”
  
  赵峰分分钟就改变了态度,对劳丽露出了笑嘻嘻的姿态。
  
  临近年关,正好就下了一场大雪,所以每年只有在冬天才开放的滑雪场就更加有意思了,赵峰早就蠢蠢欲动了!没想到如今在要出门的时候,劳丽竟然有变卦的打算!
  
  只是一向公私分明的劳丽并没有要改变这个想法的样子,反而双手环胸,看着赵峰:“事情还没有忙完就想出去,这两天不是说要处理好过年的事情吗?这么好的一个契机你难道不准备抓住吗?”
  
  “反正都是今天处理,我晚上绝对加班,我保证!”
  
  “你白天处理好交给人立刻就能做,晚上处理好就要等到第二天,没准就这一天的功夫王家就又起死回生了呢。”劳丽最近对赵峰公司的情况可以说是比赵峰还要了解了,最常用来鞭策他的事情就是王家的事情。
  
  即便赵峰一再保证王家绝对没有翻身的机会,但是劳丽还是没有满足他出去的愿望。
  
  无精打采的看着外面的飘雪的天空,坐在书桌面前的赵峰的心情也像是在飘雪。
  
  劳丽并不是一个会打一巴掌给一个蜜枣的人,即便赵峰的沮丧已经写在了脸上,也继续强迫她:“该去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是不好好弄的话,明天去叶以深家你也就不要去了!”
  
  “什么?你这是在威胁我!”赵峰直接就放下了手中的笔:“赤果果的威胁!”
  
  “所以呢?”
  
  “我!”
  
  赵峰看着劳丽了冷静的模样,就默默的又拿起了笔:“我弄。”
  
  对于劳丽他真的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就算是当初父亲还在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被管制过。
  
  不过这样的状态下,还是有十分显著的效果的。
  
  比如说……叶以深就不会再来威胁的电话了。
  
  而且偶尔良心发现的劳丽晚上的时候还会给赵峰一次福利。
  
  赵峰一边一目三行的看着手中的文件,一边分心幻想自己在滑雪,雪,他的雪!
  
  后来干脆就自我安慰,明天去了叶以深家之后,把他们都叫过去一起滑雪,这样更加的有趣!没错,他一定可以去滑雪的。
  
  心心念念的想着滑雪,就连睡觉的时候都是在雪地之中,第二天把他唤醒的也不是闹钟和劳丽,而是这个执念!
  
  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摇醒身边的劳丽,语气中都是期待的说道:“走,我们去找叶以深!”
  
  “不是中午才去吗?”打了个一个哈欠,劳丽一点面子都不留的反问道:“你该不会是想早点过去然后带着叶以深他们也去滑雪吧?”
  
  “难道不可以吗?”赵峰觉得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想法,就没有藏着掖着,承认的十分坦荡荡。
  
  对此,劳丽没有留情的说道:“不可能的。”
  
  “为什么?”
  
  他分明记得叶以深也会滑雪,而且技术还不错,怎么会不可能呢!没准夏晴天也很想玩呢!
  
  “昨天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你就想去玩?”劳丽脸上写满了想得美三个字。
  
  在昨天睡觉前就已经下定决心今天绝对不会加班的赵峰直接就采取了先离开家的策划,说道:“好好好,那就先去叶以深家吧,我听说叶星悦今天也会回来去早一点聊一聊,吃完饭之后就可以立刻回来加班了!”赵峰特意咬重的加班两个字表达自己的不满。
  
  对此,劳丽直接无视,顺便也无视了他的小心思,扭了扭脖子说了声好。
  
  今天过去见一见韩老,也正好可以让他帮自己看一看身体。
  
  不知不觉,韩老的那两副药已经喝了半个月,虽然说调理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但是劳丽还是有些急切!
  
  眼睁睁的看着小深晴小星辰还有希茜家的儿子长大,她内心的那股冲动就会越发的萌生。
  
  这边赵峰就没想那么多,他的思想已经完全被滑雪支配了……得到了劳丽让走的许可,就直接爬起了床开始穿衣服,出门之前还顺便带上了给小深晴和小星辰顺便的新年衣服。
  
  虽然说身为叶以深的儿子根本不缺这些东西,但是赵峰和劳丽送的却很频繁!
  
  特别是劳丽,如今家里的三个孩子所有的衣服几乎都是赵峰和劳丽送过去了,并且每一件都是劳丽早设计师设计的,不光质量好,也的确可爱。所以不管是希茜还是夏晴天,都十分的满意。
  
  到了叶以深家之后,果然是来的最早的,叶以深和夏晴天还在吃早饭。
  
  看到赵峰这么早过来,夏晴天都没想到,看着叶以深:“你找赵峰有事情吗?”
  
  “你来这么早干什么?”
  
  叶以深的质问回答了夏晴天的问题。
  
  赵峰直接就凑到了餐桌旁边,把手中的东西放下,说道:“当然是来拜年了,小深晴和小星辰呢?”
  
  “他们吃完饭上去换衣服了,我们现在准备去机场接星悦呢。”
  
  夏晴天伸手去把赵峰放下的衣服拿出来看了看,喜欢的不得了,直接说道:“我去给他们两个拿上去,让他们两个直接换这一身新的好了!”
  
  反正今天是大年三十,也的确是要穿新衣了。
  
  他们两个每次带来的衣服都格外的让夏晴天中意,觉得十分符合自己儿子和女儿的气质!
  
  赵峰点点头,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当着劳丽的面,不加丝毫的掩盖:“我们接上叶星悦之后就直接去滑雪吧!我听说滑雪场现在特别的好玩。”
  
  话音未落劳丽就看了他一眼。
  
  “滑雪?当然可以了,小星辰和小深晴还没去玩过呢,希茜和方毅不是也要带着宝宝过来吗?叫上他们也一起。”夏晴天显然对于这事情也很感兴趣,直接就开始安排规划:“我们还可以在附近住下来,然后明天去泡温泉。”反正过年嘛,就是要舒舒服服的。
  
  她其实也是没想到赵峰说的这个建议是劳丽不同意的……
  
  只要是和夏晴天在一起,叶以深去哪里都是一样的,唯一不爽的就是有那么多的电灯泡,所以就在一旁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只是这个时候,沉默的叶以深就会被直接认为是赞同的想法。
  
  夏晴天的心情更加不错,就拿着衣服准备上楼,却被劳丽询问:“韩老没在吗?”
  
  “昨天晚上睡的晚,所以特意嘱咐了早上不要叫他,现在应该是还在房间里休息。”夏晴天说道。
  
  劳丽点了点头,并没有上去把韩老叫醒的冲动,她还是理智的。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小深晴和小星辰就一起走了出来,站在楼梯上的时候,夏晴天就直接把手中的衣服放下了,看来新衣服今天是没有机会穿了。
  
  “干爹干妈!”
  
  看到赵峰和劳丽过来,小深晴和小星辰异口同声的叫了人。
  
  赵峰这个干爹是很讨两人欢心的,一来对他们两个都不严格,二来每次都会带来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给他们。而劳丽这个干妈,每次送的衣服都十分的好看,让臭美的小星辰对她更是加分。在看到疑似新衣服的手提袋之后,小星辰更是直接来到了劳丽面前:“干妈给小星辰带来了小裙裙吗?”
  
  她最喜欢小裙裙了!
  
  劳丽点了点头:“当然是了。”
  
  之前她是更喜欢小深晴多一些的,但是现在却更加偏爱小星辰多一点,毕竟小深晴有点太早熟了——上次她就听到小深晴竟然和赵峰在讨论股市。
  
  果然,对于赵峰和劳丽到来的态度小深晴就表现的像是一个成年人冷静,全然不撒娇,反而督促夏晴天:“如果我们现在不出发,路上万一遇到了什么紧急情况,可能就会来不及接机了。”
  
  “也是。”看了一眼时间,夏晴天匆匆忙忙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我们现在就走吧!”
  
  万一真的要叶星悦在机场等,的确是十分不妥当的。
  
  叶星悦和家里现在的联系原本就不多,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再错过了接机,以后可能他都不会有回来的打算了。
  
  反观身为叶星悦亲哥哥的叶以深就淡然很多,他对于这个弟弟现在完全就是散养模式,反正也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做什么事情也都有一个自己的分寸在了。
  
  由于小星辰对赵峰和劳丽表现的实在是太热情,所以干脆就被夏晴天塞到了他们的车里,最后上车系上安全带,夏晴天吐槽道:“小星辰这个没良心的,以后要是嫁出去,没准连我这个妈都要不认了。”
  
  “那就找个上门女婿。”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直接撇了撇嘴:“有什么男人的内心那么的强大,能做你的上门女婿?”每天面对叶以深,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那就不要嫁出去了,我也可以照顾妹妹一辈子的。”小深晴现在就是叫小星辰妹妹,虽然小星辰比他还要大一点儿。
  
  闻言,夏晴天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叶星悦,感慨到:“还是算了吧,这样可能会伤害你们两个之间的兄妹感情。”
  
  不知道夏晴天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小深晴眨了眨眼,说道:“妈妈,今天要接的人是爸爸的亲弟弟吗?为什么不住在家里,我没有见过几次呢?”
  
  何止是没见过几次,小深晴的用词简直太委婉了。
  
  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她生日,希茜和方毅重逢的时候,一眨眼也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他都没有再回来过。当时的小深晴还不记事,想必叶星悦在他的脑海里也是毫无印象的。
  
  夏晴天想了想,回到:“因为叔叔在国外定居,而且现在正是忙事业的时候,没有太多的时间回家的。”
  
  话音未落开车的叶以深就冷哼的一声,惹得夏晴天伸手拍了他一下:“等会儿你见到星悦,不要说什么过激的话!小心他立刻就再坐飞机走。”
  
  “我能说什么过激的话?我和他有什么话可说的。”
  
  叶以深和叶星悦的关系可以说也是夏晴天的心病,两人之间的关系实在是有些太微妙了……分明已经还算不错,但是就是彼此心存芥蒂。
  
  逢年过节叶星悦发来的短信都是生疏的,倒是一条都不落下。
  
  “我们昨天晚上的时候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你是大哥,而且他回来就是办理移民手续的,以后还能烦你多少次?”
  
  “要是他真的移民,就不用烦我一次了,反正我早就当做没有了这个弟弟。”
  
  叶以深的语气有点不太好。
  
  其实原本兄弟两人虽然说关系有点尴尬,却也没有这样的被叶以深嫌弃,如今,最重要的导火索,还是因为知道叶星悦要移民。
  
  夏晴天却对于这件事的接受程度很高,直接反问:“他现在就在国外发展,移民了政策才会更好,难道不应该吗?”
  
  “不要说他了,怎么处理和他之间的关系我自己会有打算的。”叶以深显然并不想因为叶星悦和夏晴天发生什么不愉快的对话。
  
  平平淡淡的这几年,他和夏晴天就没有这么不愉快过!
  
  虽然现在完全而已选择不说话,但是夏晴天还是苦口婆心的劝导了起来:“星悦现在也是一个成年人,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你要是这个样子,可能真的以后都老死不相往来了,难道你真的想这样?”分明叶以深就是很关怀叶星悦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这么的别扭。
  
  叶以深不想继续谈论,干脆就装作没听到,继续开车。
  
  夏晴天见叶以深在这个问题上这么油盐不进,无语的同时就也不想说话了,于是一直等到了机场,两人都没有说一个字!
  
  小深晴多么的聪慧,知道自己父母只是吵架了,所以在下飞机的时候直接就对两个人说道:“这里很大,是很容易把我丢掉的,所以你们两个人要一起牵着我的手,这样我才不会被坏人带走。”
  
  说着,也不等叶以深和夏晴天主动伸手,就自己乖巧的把手塞到了他们两个手里,顺便还加上了一句:“要叫上干爹干妈他们一起走哦。”
  
  赵峰和劳丽就带着小星辰,在和夏晴天他们几步远的地方,用一样的姿势拉着小星辰,小小的手掌让赵峰觉得十分可爱,才不过拉着走了几步,就来来回回的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看了好几次了。
  
  他们两个就是被临时拉过来一起接机的,所以根本不知道叶星悦的航班是哪一班,所以最后还是选择了赶上前面的夏晴天,询问了一下,齐齐的坐了下去。
  
  看了一眼马上就要到了航班,赵峰说道:“你们说星悦也老大不小了,这次会不会带一个女朋友回来?”
  
  “如果有的话总会告诉家里一声的,到现在也没听他说过,估计不会这么突然的。”夏晴天说道:“说大也没有多大,还没到三十呢。”
  
  “他在国外都做些……唉?我怎么看那边站在接机口的像是希茜和方毅呢?”
  
  赵峰忽然冒出来的一句话把夏晴天的眼神都吸引了过去,仔细的辨认了一下,竟然真的是他们两个。
  
  等下他们的目的地也是站在那边去接出来的叶星悦,所以干脆就站起来走了过去,从后面拍了他们的肩膀。
  
  站在人群之中,夏晴天得知主要准备来接叶星悦的是希茜,毕竟两人的关系不错!而且希茜能和方毅见面主要还是因为叶星悦的无心之举,两人还是很记得这层关系的。
  
  “到了!”
  
  正说着,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周围的声音立刻就更加嘈杂了,顿时夏晴天就有些后悔了,应该继续在那边坐着的!她倒是还好,要是两个孩子被撞到看要怎么办?
  
  想着,就直接被人护到了怀里,这样的感觉,分明就是叶以深。
  
  抬眼,就看到了叶以深一只手抱着小深晴,一只手搂着她,把两人都保护起来。而小星辰现在则在赵峰的怀抱里。
  
  夏晴天看着叶以深,想到两人刚刚还在互相不理对方的冷战状态,就赌气的别过头不理他,甚至想挣脱出去,直接就换来了叶以深霸道又不耐烦的两个字:“别动!”
  
  不管什么时候,叶以深真的霸道起来,夏晴天都是没有选择余地的,同时,也没有什么抵抗力。
  
  没等夏晴天开口说话,已经有一群走了出来,她立刻就忘记了自己要和叶以深说什么,聚精会神的看着人群之中哪一个是叶星悦!
  
  叶星悦不管是身高还是长相都是出类拔萃的,所以即便是在人群之中,也是很显眼的,夏晴天笃定自己绝对会一眼就把他发现,视线有点被遮挡的时候,甚至还用力的把脚尖抬了起来。
  
  只是等来等去,看来看去,却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就看着身边的叶以深问道:“你看到他了吗?”
  
  叶以深摇了摇头,靠着身高优势他倒是可以把不断出来的人看清楚,只是一眼扫过去,根本没有叶星悦。
  
  难道是有什么意外没有赶上飞机?
  
  真的是那样的话总要给他打声招呼吧,叶星悦应该还不至于这么的过分。
  
  想着,就听到了希茜大喊:“叶星悦!”
  
  夏晴天直接抬头,就看到了叶星悦,第二眼,就被他身边的人吸引……他身边是一个长相很温婉的女孩,直觉告诉夏晴天,这个女孩和叶星悦是一起的。
  
  叶星悦显然也被希茜的这声呼喊吸引了目光,直接把头转过来看到了他们,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一瞬间夏晴天竟然有些恍惚——他的笑容还是那么的干净。
  
  可能是由于希茜先叫了自己,所以叶星悦直接就来到了她的面前,对她身边的方毅顺便也点了点头:“你们结婚都没有回来,听说都有了孩子,迟来的祝福不要嫌弃。”
  
  “我们这么幸福根本不需要别人祝福好吗!”希茜笑的大大咧咧的,然后就看向了他身边的女孩:“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姑娘吗?”
  
  见忽然说道自己,她立刻就羞涩的笑了一下,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这番对话让一旁的夏晴天和叶以深听的清清楚楚,顿时夏晴天就明显感觉到了叶以深的情绪变化。
  
  夏晴天知道这是为什么。
  
  身为叶星悦的亲生哥哥,他有了女朋友的事情叶以深一无所知,但是希茜竟然知道!
  
  这种感觉是很微妙的。
  
  可能是自己也觉得和希茜在这边热聊忽视叶以深这边是不对的,所以很快就结束了和希茜之间的聊天,拖着行李箱几步来到了叶以深面前,低下了头:“大哥,嫂子。”
  
  “嗯。”
  
  叶以深只是给了一个简单的鼻音,然后不想多说什么,和自己转身就要走,却被夏晴天直接抓住了手臂。
  
  夏晴天尴尬的笑了一下:“星悦,吃饭了吗?是先在外面吃点什么,还是回家?”
  
  “随便就好……”
  
  原本下飞机和希茜畅聊的时候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的叶星悦,在和叶以深对话之后,立刻情绪就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那就先回家吧,我和你哥知道你要回来,专程买了新鲜的果蔬放在冰箱里!”
  
  此时的夏晴天哪还有什么心情去说滑雪的事情,她的唯一的愿望就是叶以深和叶星悦不要在这里吵起来。
  
  由于被夏晴天抓住,叶以深才算是十分勉为其难的没有离开,但是却没有多友好,只是冷冰冰的扫视了一眼站在叶星悦旁边的女孩。
  
  叶以深这样的眼神也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那个女孩下意识的就紧张了起来,原本就有些拘束,立刻便站的笔直!
  
  见状,夏晴天终于把话题引了过去:“这位是……”
  
  “这是我未婚妻,叫她微微就好。”
  
  “未婚妻?”夏晴天还以为最多只是女朋友,没想到就已经到了未婚妻的范畴。
  
  就在她的委婉的问一下为什么现在才说的时候,叶以深直接冷冰冰的插了一句问道:“是不是不回来的话就准备直接结婚再告诉我这个消息了?”
  
  “不是的,其实我们之间这样的关系也是刚刚在飞机上确认的,她才刚刚答应我的求婚!我只想不想太唐突的把这件事事情告诉家里。”
  
  不得不说,只有在失了智的时候叶星悦才会对叶以深一点尊重没有,如今恢复了往常,在察觉到叶以深生气之后,明显说话的时候都小心翼翼了起来。
  
  听到这话,叶以深反问道:“难道你和她也是在飞机上认识的吗?”
  
  “不是……”
  
  “叶以深。”站在一旁的夏晴天已经察觉到有人在往这边看了,低声对他说道:“不要说了,先回家。”
  
  “就是,先回去吧!”
  
  这个时候赵峰也插进来打哈哈,对叶星悦说道:“你这小子,找一个女朋友还藏着掖着,我要是你大哥,直接就不要你回家,把你再送出国去了!”
  
  可能是自己也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做的不够妥当,叶星悦没有反驳,就默默的抓紧了自己的行李箱。
  
  微微来之前也是听叶星悦说了他大哥是谁的,百度了一下之后多少还是有些心理准备的,可是真的见到之后战战兢兢的情绪立刻留出现了,紧紧的贴着叶星悦来寻找一些安全感。
  
  叶以深没有再开口,只是这次还是选择了转身,并且拉着了夏晴天的手腕,带着她走。
  
  这两人一走,赵峰就跟着,劳丽自然也跟在了赵峰后面。这边希茜和方毅知道大事不好,一点都没有耽误,紧随其后,顺便还给了叶星悦跟上的眼神!
  
  原本还是阖家欢乐的气氛,没想到三分钟都不到,直接就出现了这样的扭转。
  
  希茜把声音压低,对身边的方毅问道:“叶以深和叶星悦是不是一直都这样不和?”
  
  “也不是,主子肯定是气他有未婚妻这事情不事先告诉家里,而你却知道。”
  
  别看方毅猜不透女人心,但是对于叶以深的情绪,他还是把握的很不错的。
  
  回去的路上叶星悦理所应当的上了希茜的车,一上车希茜就丝毫不顾及微微,直接问道:“你找女朋友的事情竟然没有给叶以深说?并且直接就告诉你说你要和她结婚,我刚刚真担心叶以深会当着整个机场的面给你教训。”
  
  “我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叶星悦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已经和叶以深之间出现了隔阂。
  
  而且觉得自己的大事,自己已经一手掌握了。
  
  但是真的回来面对了叶以深知道,叶星悦就有些后悔自己这个想法和选择了。
  
  听到他这样说,希茜直接就切了一声:“如果想说的话,这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不过你和我解释也没有什么用,你又不是我弟弟,还是想着等会儿回家的时候怎么和叶以深解释吧。”
  
  “我已经在想了。”
  
  说着叶星悦苦笑了一声,就看向了微微,说道:“我大哥不是针对你,而是在气我,你不要介意。”
  
  微微闻言赶忙摇头,声音里都是温顺的说道:“是我不好,早就应该和你回来拜访大哥的。”
  
  不知道为什么,微微这种逆来顺受的劲,让方毅觉得有些像王叶,他开着车问道:“微微,你家里也是中国的吗?”
  
  “对,而且也是这里的。”
  
  “这么巧吗?”方毅一挑眉:“那这次回来,双方家长也就要见面了,你家是做什么的?”
  
  “是做一点小生意的。”
  
  “你就姓微吗?”
  
  没话找话的方毅现在很尴尬!
  
  怎么会有人姓微!
  
  果然,微微就摇了摇头,回答道:“我姓王。”
  
  “王微?”方毅有种不好的预感:“你是不是……有姐姐妹妹,叫王叶?”
  
  “对,她是我二姐,你认识吗?”兴许是料到了自己认识的人,所以王微不再那么拘束,主动攀谈了起来:“其实和星悦的事情也还没有给家里说,看到星悦大哥这么说生气,我也有点紧张。”
  
  “呃……”
  
  方毅只想说世界太小了!
  
  就算叶以深大度,王家呢?当初王家在叶氏头上动土,如今直接被叶以深搞的在破产的边缘上挣扎。
  
  虽然有很大的可能性为自保同意这样的婚事,肯定是记恨着叶家的!
  
  当初对付王家的时候方毅明里暗里没少动手,把王家也摸的干干净净,他们家的家底现在就不谈了,但是王父的经历真的是有点脏……不上台面的脏,总喜欢在背后暗搓搓的做些见不得事情的事儿。
  
  虽然知道她父亲做什么和她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方毅看王微的眼神还是变了一下,语气很复杂的说道:“那还是先不要让他们知道了。”
  
  当初方毅这么忙,希茜也是知道一点王家的事情的,看了方毅一眼,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选择了沉默。
  
  这件事还是交给叶以深自己处理吧。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在高速路上路过休息站的时候,叶星悦直接对方毅说道:“我想下去买瓶水,要一起吗?”
  
  “可以。”
  
  方毅知道他是有话问自己,想到这件事他早晚要面对,不如自己提前告诉他,让他有一个心理准备,于是就直接下了车。
  
  果然,一下车叶星悦就皱着眉询问道:“难道我大哥和微微家……”
  
  “是。”方毅有些为难的说道:“而且这件事几乎都是我去办的。”
  
  三言两语是说了一下事情的原委,顺便吐槽了一下王家的手段和情况,对叶星悦忠告道:“三思。”
  
  叶星悦显然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顿时就觉得脑壳有点疼,咳嗽了几声:“这事儿……微微肯定是不知道的。”
  
  “就算她不知道,也总是要回去面对她父母和已经快要破产的家吧?到时候就算嫁给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也要想清楚。而且一个是家,一个是你,不管选哪一个都会伤害到她。”
  
  说话的时候两人已经走到了商店里,看了一眼赵峰在外面加油的车,叶以深的车却不见踪影,就拿了四瓶水和一瓶果汁:“而且你和主子的关系已经差到了这样的情况,骆驼都是最后一根稻草压死的。”
  
  “微微和她家里关系一直来也没有多好,我相信这件事上是可以调节的!”
  
  叶星悦的话让方毅忍不住问:“难道你和主子的关系现在很好?你觉得可以调节吗?”
  
  “……”
  
  叶星悦不在吱声,而是付了钱,跟方毅走了出去。
  
  方毅和这个少爷的关系没有多亲密,多嘴这些话,也是不想他再把叶以深气得半死。
  
  所以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去给了赵峰水的时候,贴在赵峰耳边说了事情:“王微是王叶的亲妹妹。”
  
  一句话,吓的拧瓶盖的赵峰把水洒了一身,也顾不上擦就反问:“这么巧?”
  
  “都是你惹得事。”要不是赵峰没事去招惹什么王叶,王家也叶家是绝对不可能有什么矛盾的。
  
  这个黑锅,赵峰也肯背。
  
  皱着眉就看向了方毅,问他:“那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跟主子回家看主子要怎么办吧。”方毅说着就起身对赵峰摆了摆手,然后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车里。
  
  赵峰久久不能平静,一口气喝下了半瓶水都没有回过神来,他当初可是根本没想到会衍生出这么多的链锁反应出来!
  
  咽了咽口水,在方毅超过了自己之后才反应过来,踩下了刹车。
  
  此时的叶以深已经领先他们很多了,刚刚分明知道他们在休息站听了下来,却没有丝毫放慢速度等一等他们的意思,反而一直压着限速线跑,限速120就跑到119。
  
  “你准备回去怎么办?”夏晴天觉得这件事上,也只有自己能帮叶星悦美言几句了,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总不能让他们两个分手吧。”
  
  “他自己的事情,管我什么事儿。”叶以深说这话的时候完全不像是气话,更像是已经和叶星悦断绝了关系。
  
  别说叶以深,就连夏晴天这种好脾气都觉得叶星悦这次做的有些过分了。
  
  暂且不说女朋友未婚妻这件事,这么多次过年都不回来,好不容易回来一次竟然还是为了移民!
  
  只是,却还是在劝叶以深:“你也知道你和他现在的关系……也算是事出有因,等到回家之后你们就好好的聊一聊,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在的。”
  
  “没什么可聊的,回去之后我就立刻和他办理脱离关系的手续!”叶以深冷冰冰的说道:“翅膀硬了要高飞,我可不能拖了他的后腿。”
  
  听到这话夏晴天心里有些不舒服,毕竟当初兄弟两人的关系是那么的好,如今竟然闹到这一步,任凭谁都不想看到。
  
  叹了口气,继续好言相劝:“就算你们两个真的要断绝关系,在此之前也要把所有问题都聊开吧!叶以深,你是他大哥,又不是他仇人,怎么和他见面说话的时候,现在总要带着深仇大恨?”
  
  “你有在这边游说我的时间,就替我去跟他聊一聊吧,也不耽误的时间,聊完之后立刻去公证局公正这件事。”
  
  叶以深像是铁了心要和叶星悦断绝关系,任凭夏晴天说什么都不肯改变这个想法,气的夏晴天就要叶以深停车:“那你干脆就直接停车把我扔在这里好了,我我在这里站着等他们的车过来!”
  
  “好,等到前面下了高速,我立刻就停车。”
  
  叶以深的话让夏晴天一时语塞,像是被噎住了一样,抿起嘴不说话,看向了窗外。
  
  而围观了全局的小深晴顿时就在脑海里开始分析这件事,虽然他有些弄不懂这个叔叔到底和自己爸爸的关系为什么会这么的恶劣,但是也清楚的知道一件事,现在他在自己爸爸这边形象很不好。
  
  对于叶以深和这个叔叔是否断绝关系,小深晴是丝毫不在意的,毕竟原本就没见过没有什么感情在。但是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夏晴天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是就理所应当的站在了自己最亲爱的妈妈这边,便眨了眨眼,对叶以深问道:“爸爸,以后是不是小星辰不听话我也可以和她断绝关系?”
  
  “小深晴,你再说什么呢?”夏晴天自己就皱起了眉头来。
  
  “爸爸刚刚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反正我也觉得没了小星辰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影响。”小深晴故意又问了一遍:“断绝关系之后她就不会来烦我了,以后和我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吧?”
  
  要是大人说出这样的话像是话里有话,但是被小深晴说出来,奶声奶气的,就让人觉得心头一惊。
  
  夏晴天都忘记了小深晴还在车上,刚刚的对话应该私下避开他的……太阳穴忍不住跳了两下,耐心解释道:“不可以的,你们身为兄妹必须要互相扶持,就算她做错了事情,也绝对不可以这样对待她!知道了吗?”
  
  其实小深晴并没有很讨厌小星辰,不过是用来作比较的,装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问道:“那爸爸和叔叔为什么就可以呢?”
  
  叶以深也觉得小深晴是童言无忌,但是这段关系真的置换到了他和小星辰身上,叶以深就也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火了,不过却没出声。
  
  反观夏晴天,已经开始了给小深晴上政治思想课,长篇大论的开始喋喋不休的告诉他这个想法的弊端!
  
  原本以为自己一番诚诚恳恳的言论会让小深晴打消这个念头,并且树立正确的三观,没想到在听完之后,小深晴竟然说道:“那我以后是不是不喜欢的事情都可以不让小星辰去做?”
  
  “为什么?深晴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夏晴天一直觉得小深晴是格外懂事可爱的,从小就根本不用她操心就能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但是在刚刚整个人世界观都崩塌了!紧张的不得了,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儿子就误入歧途。
  
  小深晴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便继续童言无忌的追问:“因为我是哥哥,难道不可以?”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小深晴的话叶以深陷入了沉思。
  
  他好像的确一直在用哥哥的身份强制干涉着叶星悦的人生……
  
  而夏晴天此时满满都是在担心小深晴的三观问题,不断的开始给他树立崭新的三观,恨不得直接把他的脑子打开把这些道理塞进去!
  
  其实这些道理小深晴都懂,但是还是要听夏晴天一本正经的讲给自己偏偏还要配合,时不时的用余光看着叶以深,但是叶以深什么都不喜欢表现在脸上的所以小深晴也看不出来什么。
  
  夏晴天察觉到了小深晴有些走神,立刻就揪住了他的小脑袋,硬是能把他搬过来和自己直视:“妈妈说话的时候你要听着,不能走神,知道了嘛,我刚刚说了什么?”
  
  “……”
  
  唉,小深晴在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为了自己这对父母他真的是操碎了心。
  
  也不知道这个样子,爸爸会不会和叔叔和好,爸爸应该不会那么不懂事吧?
  
  默默的舔了舔嘴唇,开始凭借记忆大概复述夏晴天刚刚给他说的话。
  
  夏晴天听着小深晴的复述勉为其难,还算满意,却还是揪着他的脑袋不肯放开:“知道这些都是什么意思么?”
  
  “知道,知道!”
  
  小深晴不想听夏晴天再给自己啰嗦一遍,立刻表示自己已经完全变好,成为了一个根正苗红的好少年!
  
  但是夏晴天却不相信,她觉得自己刚刚的描述还是不够准确,就再次揪着小深晴还是给他洗脑:“不行,妈妈觉得刚刚说的还不够准确,所以你过来我再仔细给你讲一讲!”
  
  “妈。”小深晴有些无奈的说道:“我现在头都在你手里,一直在看着你,我怎么过去呀。”
  
  虽然这句头在自己手里,有点恐怖,但是夏天觉得说的也是有点道理的,于是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直接再次开始了给小深晴洗脑。
  
  叶以深开着车下了高速,却并没有像刚刚说的一样,停下来把下夏晴天扔下去,而是继续开车驶向了自己家的方向——毕竟现在她已经完全没有时间来管自己和星悦怎么样了。
  
  一直都到了家门口,夏晴天还保持着那个姿势,叶以深都看不下去了说道:“小深晴肯定都明白了,我都感受到他都懂了,你就不要再折磨他了。”
  
  小深晴顿时就狂点头,像是得到了救星一般:“对对对,妈妈你还是去给爸爸讲道理吧!”
  
  这话惹得叶以深看了他一眼,这小子怎么还学会恩将仇报了呢?看样子是需要之前他对他好好的继续进行一下思想教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